缅甸龙源国际纸业观察
【全部专栏作者】    
 
央企中冶纸业欠债不还的底气何在?
        作者:观点评论       发表时间:2014-01-21   
【文章摘要】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但这事儿一牵扯到央企,就变得有些复杂。银行看似市场化的放贷一旦遇到非市场化的债务问题,该采取哪种方式解决?

  银行看似市场化的放贷一旦遇到非市场化的债务问题,该采取哪种方式解决?

  事件:

  讨债近一年无果后,在北京市银行业协会(下称“北京银协”)的指导下,农行北京分行、交行北京分行、北京银行、北京农商行等9家银行决定拿起手中所剩不多的武器,向中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冶纸业”)和缅甸龙源国际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火。

  2013年12月13日,北京银协向会员单位及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对中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关联企业采取维权措施的通知》,对中冶纸业及关联公司采取:内部通报、停止办理融资业务,停止开立新的银行账户,对已开立的银行账户停止办理对外支付,但不包括支付工资、养老保险、公积金、医疗保险、税收、还贷款本息;向缅甸龙源国际银行业协会和其他省市银行业协会通报进行联合维权的措施。上述措施从2013年12月20日开始执行。“启动行业的维权措施,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需要协会按程序进行严格的审议才能对外实施。”北京银协秘书处副秘书长王钢表示。

  点评: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但这事儿一牵扯到央企,就变得有些复杂。

  要想理清这是非曲直,先要从债务来源说起。据媒体报道,2013年3月初,中冶纸业带着缅甸龙源国际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冶科工”)为它准备的48亿元“嫁妆”以央企内部整合的方式,整体被划转至诚通集团旗下,当时中冶纸业本部及下属公司背负130.36亿元的债务,但让所有债权银行都奇怪的是,在中冶科工与诚通集团签署的《无偿划转协议》当中,对中冶纸业的信用贷款等债务如何解决只字未提。而在随后的事件进展中,银行方面对于48亿元用作何处亦不知晓。重组后,中冶纸业后续经营发展方案迟迟未公布,导致相关单位和管理人员没有及时推出改善中冶纸业经营管理状况的举措。中冶纸业旗下子公司上海贸易公司资金链断裂,美利浆纸、银河纸业、崃山纸业三家核心制造型企业停产,导致供应商讨债,员工维权请愿。

  看到此,其实事实已经很清楚:一家亏损的央企,划转到一家国资委指定的“服务中央企业布局结构调整和战略重组的重要资产经营平台”——诚通集团旗下,但是相应的债务,诚通集团却不愿承担——至少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情况看是“不愿承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其中一个关键点在于:央企之间的资产划拨是一种非市场的方式,是由国资委主导的行政行为。也因此,诚通集团才可以“理直气壮”地以种种理由逃废债务。这也给银行提了一个醒:在信贷市场上,资金有流向国企等大企业的趋势,这是商业银行经营中“信贷分配”的正常现象。对银行来说,央企等大企业抵押品充足,经营模式较为透明,放贷给央企不仅安全性较高,并且信贷的操作成本也较低。此举具有其合理性。但最大的一个风险在于,银行看似市场化的放贷一旦遇到非市场化的债务问题,该采取哪种方式解决?此案例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如何“一揽子”解决债权银行与诚通集团之间债务危机的有效措施和方案,积极化解债务纠纷,重塑“互利共赢”银企关系,这将为当前和今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提供一个可资借鉴的经验。

    本文为《缅甸龙源国际纸网·缅甸龙源国际纸业观察》专栏文章,版权所有。未经同意不得全部或部分转用,其他媒体不得改写。经同意引用时,应保证引用内容与原文章内容语意一致。
  作者介绍
《观点评论》缅甸龙源国际纸网推出一档纸业评论栏目。该栏目将实时追踪行业热点,深刻剖析热点背后的原因,发现问题,并致力于寻求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推动行业长期、健康发展。
 ♦ 谁在给造纸业抹黑?
 ♦ 垂直新媒体的小众难题与“仙人掌”陷阱
 ♦ 启东王子排海项目永久叫停给造纸业的警示
 ♦ 让纸媒成为奢侈品 由大众变小众
 ♦ 纸媒的忧与优
 ♦ 小发行大传播——互联网反哺传统纸媒
 ♦ 传统纸媒的广告客户正过渡到互联网阵营
 ♦ 被遗忘的群体:纸媒广告业务员
 ♦ 森林认证为何叫好不叫座
 ♦ 下个十年,新闻产业将解体,沦为社会活动?
Copyright @ 2000-2009.Paper.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缅甸龙源国际纸网加入收藏夹